「狂喷髒话」可能是妥瑞氏症!

作者: 时间:2020-05-28未来风暴224人已围观

「狂喷髒话」可能是妥瑞氏症!

文/阿杂

2006年,有位高雄的高中生因为在指考时碎碎唸、身体不自觉摇动而被监考官判定零分(后来改扣五分);2014年,着名的主持人被网友嘲笑表情怪异,亲自在脸书上公布自己为什幺会有这些症状。

「它」不影响生命安全,却让患者生活不安宁,「它」是妥瑞氏症

一、妥瑞氏症是什幺

多亏主持人邵庭勇敢的自白,让这项神经内科疾病被更多人认识,但不知道的人一定还是多数,今天来谈谈妥瑞氏症吧!

妥瑞氏症(妥瑞症、托雷氏症、TouretteSyndrome、TS)是一项遗传疾病,也被称为抽动症,因为患者会有明显的抽动症状。妥瑞氏症是近代才被确立的疾病,在1885年由法国医生Gilles de la Tourette提出,经由神经学大师Jean-Martin Charcot 推荐而定名为「Gilles de la Tourette症候群」。

「狂喷髒话」可能是妥瑞氏症!


▲妥瑞氏症提出者,法国医生Gilles de la Tourette。(图/翻摄自维基百科)

二、有妥瑞氏症会怎样

妥瑞氏症不影响寿命也不会传染,发病时最明显的症状就是抽动综合症(Tics)。Tics是一种突发性、重複无规律的发出声音或肌肉抽动的状况,Tics简单可分为声音型和运动型。

「狂喷髒话」可能是妥瑞氏症!


▲妥瑞氏症不影响寿命也不会传染,发病时最明显的症状就是抽动综合症。(示意图/翻摄自免费图库Pexels)

声音型又可以分为简单型跟複杂型,简单型很好判断因为真的会有点吵,哈哈,可能会清喉咙、大叫或吸鼻子,持续发出一些没有意义的声响。複杂型就比较複杂了(废话哈哈哈~),可能会改变声音的语调和重複一些单词。

「狂喷髒话」可能是妥瑞氏症!


▲妥瑞症分为不同类型,某些类型会不自觉发出声音,想控制也无法控制。(示意图/翻摄自免费图库Pexels)

最特别的大概是秽语症(Coprophenomena),对,就是会骂髒话,以上这些情况都是不自觉发生的,或者说你想要控制,但大脑控制不了这些想法跑出来,一般人可能不会去行动,但妥瑞儿会把这些想法转变成行动,难以控制的。

而运动型也分为简单跟複杂,简单的就是用力眨眼睛、缩腹、将脖子用力后仰......等等,通常每个人的症状会不太一样。

「狂喷髒话」可能是妥瑞氏症!


▲妥瑞症症状也会有用力眨眼睛、缩腹、将脖子用力后仰等等,每个人状况不一。(示意图/翻摄自免费图库Pexels)

複杂运动型与强迫症有点关係,会是一连串的动作,四处碰物体或是强迫自己用特定节奏完成某项身体动作等,因为强迫症和妥瑞症有很高的共病比例,研究显示22%至44%的妥瑞症病人患有强迫症。

三、谁会得妥瑞氏症,要怎幺痊癒

妥瑞氏症在早期被认为是一种罕见疾病,目前妥瑞症的盛行率约为千分之7.7,台湾目前约有十几万的病患,几乎每两百人就有一位,也就是说其实妥瑞儿在我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但因资讯的落差,有些人可能从来不知道自己有妥瑞氏症(单纯觉得自己很奇怪吧)。

「狂喷髒话」可能是妥瑞氏症!


▲症状好发于幼年跟青少年时期,平均发病年纪是6.4岁。(示意图/翻摄自免费图库Pexels)

前面提过妥瑞氏症是种遗传疾病,而症状好发于幼年跟青少年时期,平均发病年纪是6.4岁(但早期通常无法被判断,因为多数症状会被大人认为只是调皮捣蛋而已),而且男性患病比例大于女性(4.3:1)。

不过多数妥瑞儿的症状在18岁青春期过后会减轻非常多,但无法保证痊癒,就是改善症状或是出现其他种新的症状而已。

「狂喷髒话」可能是妥瑞氏症!


▲儿童时期确实有可能出现短暂性抽动疾患,若是真的遇上了,还是可以健康的活着。(示意图/翻摄自免费图库Pexels)

但各位也不用过度害怕,觉得自己或亲友出现上述的Tics症状就觉得是不是有妥瑞氏症,因为Tics不是妥瑞氏症的专属症状,其他疾病也可能出现Tics,而且儿童时期确实有可能出现短暂性抽动疾患(provisional tic disorder),所以不用过于担心,若是真的遇上了,也不是甚幺罕见的疾病,还是可以健康的活着。

目前妥瑞氏症的疗法,主要有药物治疗跟行为治疗,多数轻微的患者可以透过行为治疗改善(例如CBIT行为干扰治疗法,找一个更被广泛接受的替代行为),台湾着名的妥瑞氏症专家王煇雄医师就不鼓励用药(而妥瑞氏症确实也没有专门的用药,通常是开过动或强迫症的药),他认为妥瑞儿只是「能量」比一般人多,只要让孩子们找到自己的兴趣去消耗精力,就能减轻症状。

总之,究竟是妥瑞氏症还是单纯的过敏,这些都需要靠专业的医师去判断,但对妥瑞儿来说,亲朋好友跟社会大众的理解就是最棒的疗法。

「狂喷髒话」可能是妥瑞氏症!


▲青春期的孩子特别在意外界眼光,当无法克制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跟动作而被同学模仿时,是有点难堪的。(示意图/翻摄自免费图库Pexels)

题外话、我是妥瑞儿

7/13杂智社就创立满一年了,从一开始的几十个读者到现在有不多也不少的杂粮们跟我一起进步,阿杂觉得应该善用这股小小的影响力。

一直在想要写什幺纪念一週年,那就说出我的某个秘密吧,我是阿杂,我是一名妥瑞儿。

其实也不是甚幺大秘密,只是现实生活中已无需多提,现在的我状况已经改善许多。从国中被确诊之后,就与这个症状共存十几年,我个人觉得最难熬的就是国中。

青春期的孩子特别调皮跟在意外界眼光,当你在病情最严重的时期无法克制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跟动作而被同学模仿时,是有点难堪的,即使他们没有恶意,甚至是你的好朋友。

在那个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学校的时期,我不想透露出自己的不一样,有时会抗拒待在满是人潮的公共空间。

如果你好奇那无法控制的Tics是什幺感觉,我很难解释,就是脑中会浮出一些奇怪的念头,一般人就是想想而已,但你会去做而且执行力超快,例如我以前某个时期会很想触碰开着火的瓦斯炉跟浴室里潮湿的插座,哈哈哈哈哈哈(被电了好几次)。

后来就好多了,即使到目前我都还没有痊癒,就算是写稿的现在还是会有轻微的症状发生,症状严重性会随着精神压力状况有所不同。

但现在妥瑞氏症已经很难对我有太大的严重影响(目前最烦的就是睡眠障碍啦),就是接受它,它就是我的一部分。虽然偶尔还是会被不熟悉的人问起为何吸鼻子之类的,但其实只要知道他们的出发点也是关心,就不会那幺在意了。

我算是很幸运的妥瑞儿,症状并没有严重到要靠药物来控制,身边的环境也没有极度不友善,长大后症状减轻很多。

因为身为妥瑞儿,我觉得自己更能理解他人的不同,但一定有更多妥瑞儿在成长过程中受到更大的伤害,希望各位在读了这篇文之后能对妥瑞氏症患者有更多包容,可以关心但请不要戏谑的模仿。

当你无法控制、无法停止自己的抽动行为时,是有点痛苦的,精神跟身体上都是。

如果你也是妥瑞儿,别担心啊,阿杂我也是喔(笑),辛苦你了,你不是一个人

粉粿相谈室│主题投稿 有烦恼心事吗?我们保护你的身分,也让你的声音被听见。

 

相关文章